fsdfsafsadf
ctcvn_logo

越南台灣商會聯合總

2019.3.7 混血兒的國籍問題

混血兒的國籍問題

司法機關已努力解除羈絆,為孩子創造上學條件,但由於不同的原因,有些情況未能解決。
 

小欣向筆者炫耀自己的出生證。

小欣向筆者炫耀自己的出生證。

在芹苴市禿碌郡順安坊泰安1區的簡陋房子裡,3歲的范嘉欣小朋友正與外婆嬉戲,看到我們進來時立即打招呼問好。發現是熟悉的司法-戶籍幹部,她進去拿出一張紙向我們炫耀:“叔叔,我有出生證了,我不再是文盲,我可以上學了!”。
 
“我有出生證,我不再是文盲了!”
看到我們疑惑的目光,其外婆告知,出生證是昨天辦到的。有了出生證後,  她與小欣的母親都喜出望外。她們以為小欣永遠都不能上學,現在有了出生證,全家都很開心。小欣一直都拿著不放。雖然才3歲大,但小欣非常喜歡上學。她也給孫女報名上幼兒園了。
據悉,由於家境貧窮,在2014年,她無奈地讓24歲的女兒范金芝嫁給一名中國籍男子。跟丈夫到中國生活一段時間後,因語言不通,尤其是得知胎兒是女兒時,夫家開始給她臉色看。在無法忍辱的情況下,金芝決定在懷孕5個月後獨自回到越南。
原以為女兒與外國人結婚後,在經濟上會有所幫助,但結果竟是女兒大著肚子回來依靠娘家,致使生活變得更加困難。她們仍住在簡陋的房子裡,而且還要忍受世人的熱嘲冷諷。由於疼愛女兒和孫女,她沒有任何怨言,一心守護母女倆至開花結果的一天。
雖然在越南出生,但因父親是外國人,所以小欣不能辦理出生證。在“沒有父親”的情況下出生已委屈了,現在又要承受沒有隨身證件沒有國籍的身份。
 
沒有國籍而受委屈
小欣的外婆和母親從坊到郡,再到芹苴市四處求助,但所有地方都拒絕給小欣辦證。權力機關的搖頭意味著小欣無權享有越南籍兒童的任何政策。其外婆憶述,記得有一次小欣生病住院時,醫院表示出示出生證就可以免除住院費。但小欣何來出生證,家庭又貧困,所以她們不得不四處借錢來支付醫院費用。想起那時的情景實在痛心流淚。
起初,小欣的母親范金芝也曾與遠在中國的前夫聯繫,提議給女兒贍養費,但他故意躲避,於是經濟負擔壓在她們一家身上。因此,金芝唯有把當時僅6個月齡的小欣給母親撫養,自己到平陽省打工。
隨著時間的推移,小欣即將到了上幼兒園的年齡,但由於沒有出生證,學校拒絕接收。因此,爭取放假回家期間,金芝自己買書本教孩子認字。她告知,正當感到不知所措時就接到家裡的來電,說是可以給小欣辦理出生證了,所以她便馬上請假回鄉。拿著孩子的出生證,自己簡直喜極而泣。如今自己可以專心工作賺錢來養孩子和向父母盡孝道了。
禿碌郡順安坊司法 – 戶籍幹部丁文利表示,順安坊有20多名有外國因素的兒童,而且他們現在都有出生證明來上學了。對於小欣的情況,雖然在越南出生,但其父是外國人,不知道今後會否來越南帶孩子回中國去,所以他們起初不能給小欣辦理出生證明。但在收到芹苴市司法廳的指導公文後,坊人委會已給小欣簽發出生證。
其他情況的孩子各有不同際遇,但已全部得到解決。在辦理出生證時,孩子們的信息是由其母親申報的,職能機關也要求當事人對這些信息作出擔保協議。老實說,看到所有孩子有了出生證且可以去上學時,他們這些司法幹部也感到高興,即使仍有許多羈絆尚未解決◆
 
若母親故意隱瞞信息也束手無策
芹苴市禿碌郡司法科科長范秋香稱,過去期間,當地的司法部門已積極為有外國因素的兒童登記出生證明。結果是該郡已為45名兒童解決了羈絆。
即使如此,仍有孩子無法辦理出生證,當然也沒有國籍。他們都是在中國、柬埔寨等鄰國出生的兒童。其母帶孩子回來越南居住時沒有遵守出入境規定的手續和原則以申請護照或有效的國際通關證件。他們通過民生途徑帶著孩子回來越南居住。因此,在為孩子登記出生時,沒有任何證件來證明孩子已進入越南。
有的孩子在境外出生(大部分是韓國和台灣),之後被帶回越南撫養。在辦理出生證時,母親確認沒有在國外登記出生,而且只能出示護照,沒有任何其他相關證件。因此,司法幹部不知道這位母親是故意隱瞞信息還是不能將證件帶回來。此外,許多孩子未能辦理出生證是因為他們的父母沒有穩定的住所,沒有保存任何證件來證明他們的血緣關係。
 
衍生新現象
目前,有關越南女子與外國人分居但尚未離婚,之後她們回國與其他人同居再有孩子的情況正給芹苴市司法機關帶來困難。在法律角度上,這些母親 仍與外國丈夫存在婚姻關係,所以當與其他男子生孩子時也不能為孩子辦理出生證。
當前的解決方案是各郡、縣司法科與坊人委會配合,指引和協助這些女子與芹苴市人民法院聯繫辦理與外國丈夫的離婚手續。與此同時,司法機關動員社會化資源,協助特困對象進行DNA化驗,以便在越南生活的父親可以認領孩子並為孩子登記出生。

會員登入